精益研发助推中国制造

成功案例

知识工程在中国石化的应用实践

发表时间:2016/01/28 来源:安世亚太  
关键字:知识工程  安世亚太  
近来年,国家越来越重视知识管理的作用和价值。2011年,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部署“知识工程应用示范”项目,最终择优选择中国石化承担石油石化行业知识工程的应用示范工作。

支撑世界一流,要有不一样的知识管理

    通过信息技术促进各类信息资源、工作成果、方法经验的共享复用是国际一流石油公司信息化建设的必然选择。以“世界一流”作为企业愿景的中国石化在信息资源的积累与共享方面,也不断尝试。地质资料中心的建设,以及在12家上游企业的推广应用,为地质资料的统一管理和共享提供了技术手段;科研项目管理系统的建设,实现了对项目可行性研究、概要设计、详细设计、验收报告等一系列成果的存储和管理……

    近来年,国家越来越重视知识管理的作用和价值。2011年,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部署“知识工程应用示范”项目,最终择优选择中国石化承担石油石化行业知识工程的应用示范工作。

    借鉴国外石油公司的经验,以及自身不断地探索中,中国石化逐步明确了自身知识管理的目标和需求。

    不要孤岛:中国石化的知识管理,要形成统一的、标准的知识组织管理体系,要形成可集成、可扩展的信息化平台。

    知识管理不是简单的文档管理:中国石化的知识管理,不会一蹴而就,要有规划,滚动发展。中国石化的知识管理,更不能做成一个文档管理,要为业务有效服务。

    做一个好用的系统:中国石化的知识管理不求“高大上”,但求“好用”。所谓好用,就是能从文档里“取”知识,还能让大家“找”得到这些知识,不仅找得到,还要找得快、找得全、找得准。当然,同时也要做好知识产权保护和权限管理。

做知识工程,做不一样的知识管理

    经过调研,中国石化最终选择与安世亚太、石化盈科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合作,于2012年启动中国石化的知识管理总体规划与试点建设。

    之所以选择与安世亚太合作,中国石化看重的不仅仅是其在知识管理方面的技术储备和客户服务经验,还在于其对知识管理的认识与中国石化十分契合,做新一代的知识管理——知识工程,即围绕业务需求进行知识资源汇聚与挖掘,并在业务运营过程中随需推送知识,实现业务活动知识化。

图/知识管理

    科研试点先行

    “什么是科研?科研就是把钱变成知识;什么是创新,创新就是把知识变成钱。中间这个桥梁就是知识。知识是非常重要的核心资产。研究院就是把知识转换成财富的企业,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做知识管理。”——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何治亮副院长。

    石油石化上游企业属于高科技、高风险、高投入行业,例如在勘探开发等业务中存在大量的不确定性因素,尤其要重视经验、技巧等知识的聚集、保存、管理、共享和使用。因此,上游科研板块成为中国石化知识管理建设的先头兵。

    2012年中国石化正式启动上游科研板块知识管理试点项目,围绕中国石化勘探开发知识管理进行规划,以三院一企(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石油工程技术研究院、石油物探技术研究院、河南油田)为试点实施单位,通过知识共享平台建设,探索适合中国石化的知识管理体系,形成中国石化知识管理雏形,形成中国石化知识管理实施推广的模板和方法。

    实现从无到有的突破

    2012年,做好设计,磨刀不误砍柴工

    对于科研业务来说,什么是知识?怎么“挖出”这些知识?如何快速获取这些知识?最终,随着项目可行性研究、初步设计与详细设计的完成,通过一轮轮的碰撞,路线愈发明确。

图/系统设计

    中国石化从DIKW分层模型来认识上游科研知识,聚焦于中国石化上游勘探开发,最终确定了上游勘探开发涉及的专业范围,包括综合研究、分析化验、物化探等7大业务域。基于每个业务域,细分研究主题,最终明确业务主题需要的知识来源,主要由行业动态、流程规范、技术专利、科技文献、研究成果、生产数据等8项内容构成,通过对以上知识源,即信息的挖掘,最终形成数据类、成果类、方法类、规范类、流程类和专家类等6大类知识。

图/分层模型

图/上游勘探开发的专业范围、研究主题、知识内容和知识形态

    基于此,设计了项目的整体建设框架,中国石化知识管理的核心思想和框架由此定型。

图/项目的整体建设框架

    2013年,重点突破,知识体系奠定基础

    中国石化的知识工程建设始终以业务应用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如何从利于知识共享应用的角度对业务进行梳理?如何围绕业务活动明确知识应用模式?如何实现在业务运营过程中的知识服务是项目需要考虑和攻克的重要任务。

    结合中国石化勘探开发科研业务特征,项目组最终确定了面向业务主题的知识体系建设方向。

    在中国石化数据模型基础上,结合知识管理的需要进行扩展,形成中国石化科研业务主题,对业务主题需要的知识资源进行深入分析,根据知识应用情境明确知识来源,设计知识应用模式和表达形式,最终形成业务与知识关联的一体化知识体系。

图/业务与知识关联的一体化知识体系

    基于此打通知识采集与加工入库的通路,实现信息向知识的转化;设计知识应用模式,并最终通过知识管理系统实现共享复用。

图/中石化知识体系

    2014年,验证完善,知识平台支撑应用

    为了保证项目效果,保证系统的适用性,项目以试点验证、完善、扩大应用逐步推进的方式开展各项成果在试点单位的应用。最终完成中国石化知识管理总体规划、知识体系设计、知识库建设、知识管理系统开发部署以及配套体系建设一系列工作。

    从2013年12月中国石化知识管理系统第一个版本正式发布部署,到2014年12月上线版本,系统共完成了3个大版本20多个小版本的升级与部署。最终,开发部署了包含57个功能模块的中国石化知识管理系统SKM,实现了知识采-存-管-用全过程的支持。

    2015年,全面推进,知识支撑科研项目

    为了充分发挥项目成果的价值,推进知识的全面共享复用,在知识管理系统按照项目约定的12个研究院所进行上线应用的基础上,2015年5月,启动了4家试点单位全面推进应用工作。

    上线期间,有200余人应用知识管理系统获取知识帮助,支撑26个科研项目的攻关工作,每个项目团队有1-2名核心人员保持连日从系统中获取项目知识支撑的高频率。

图/全面推进大会

收获:梅花香自苦寒来

    从2012年项目开始的3年时间里,在中国石化总部和试点单位领导的支持下,在项目组的共同努力下,终于结出了硕果。

    1个中国石化知识管理总体规划

    完成中国石化全业务域知识源梳理与分类框架设计、中国石化知识管理总体架构设计、中国石化知识管理推进策略设计,为后续的持续建设与推广提供有益指导与借鉴。

图/中石化知识管理总体规划

    1套勘探开发领域知识体系

    突破知识表达关键技术,建立基于领域本体的知识表达模型,设计以业务主题、研究对象和知识分类为核心要素的知识体系,通过知识目录形成64个业务主题、近90000个对象实例、1300多个知识分类细项的知识与业务之间的可扩展的关联网络,并梳理勘探开发专业词汇36000个。

    中国石化勘探开发领域知识体系设计,不仅明确了上游科研业务知识源,奠定了知识采集与加工基础,而且为基于语义的知识高效组织管理与应用奠定基础。

图/知识体系设计

    1个符合科研业务需求的知识管理平台

    SKM包括采集层、加工层、存储层、管理层与应用层5层架构,支撑知识全生命周期管理。建立了人找知识、知识找人、互动交流、贡献积累4种知识应用模式。

图/知识管理平台

    1个600万量级知识库

    通过对内外部46个知识源的信息汇聚与知识挖掘,形成覆盖上游科研核心业务的、包含650余万条知识的知识库,为勘探开发科研业务开展提供宝贵知识支撑。

图/知识库

    1套知识运营配套保障体系

    项目组从组织、流程、规范、制度等多个维度进行设计,明确组织与分工、建立流程与规范、制定考核与激励制度,双管齐下,为知识工程保驾护航。

图/配套支撑体系

    通过项目建设,实现了科研成果与专家经验的有效积累和传承,避免组织失忆;实现了知识高效共享复用,提高业务运营效率;同时为员工的学习与成长提供助力。

图/项目建设前后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