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益研发助推中国制造

视点

精益界被精益研发踢馆

发表时间:2016/06/16 来源:安世亚太   作者:朱信旭  
关键字:精益界  精益研发2.0  
话说天下大势,中国工业制造业正在去产能、调结构、产业升级的道路上披荆斩棘、奋勇前进。

    话说天下大势,中国工业制造业正在去产能、调结构、产业升级的道路上披荆斩棘、奋勇前进。原来的粗放型模式必然在转型阵痛中逐渐被集约型发展所取代,产业才能进入发展可持续的良性轨道,而集约型模式的核心词之一就是“精益”。

    说起精益界的正根儿,那是在上世纪80年代,丰田公司(Toyota)的一代大家大野耐一(Taiichi Ohno),在生产线上实行了一种当时全新的即时生产(Just-in-Time,简称JIT)概念,后称精益生产LP(Lean Production),说白了就是要在企业的生产和其他相关环节上,大幅提高效率,杜绝浪费,也就是要省钱。

    丰田公司建立了精益界的第一座丰碑,至今全球制造业都仍在以丰田模式为精益必修课,拿来研习。然而需要精益的并非只有生产一环,需要精益、可以精益的还有办公环节、研发环节、供应链环节。。。企业精益,其路漫漫。

精益界有人踢馆?

    不管是什么精益,都是英文Lean翻译过来的,Lean的表意,就是“瘦”,节约、瘦身、优化、省钱,用词很是传神。

    可“瘦”精益的寻常理解今天迎来了挑战。新近精益界有本书横空出世——《精益研发2.0:面向中国制造2025的工业研发》,在网店上好评如潮。如题,精益目标正是面向中国制造2025的工业研发,非常符合当前的产业需求。而其中作者在“精益之辩”的章节中,对精益研发有一段再论述颇为出彩,让人回味。

    作者说研发之精益不在于“瘦”,而在于“富”,拽英文那是说Lean Production, But Rich R&D ! 精益研发之精益VS精益生产之精益,此“精益”非彼“精益”也。

    精益还有不同版本?不同流派?不同解读?精益理论界颇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踢馆味道了。

    然而,《精益研发2.0》的著者正是精益界的名家——田锋。田总头上光环众多,既是20年来服务于高端制造业研发创新之安世亚太公司的高级副总裁,又是国家工业软件与先进设计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北京市综合仿真工程实验室主任、机械工程学会设计分会委员,还是精益研发体系和综合仿真体系创始人、《精益研发》杂志的主编。名家前辈踢馆?笑谈而已;然针对“精益之辩”却也不虚。

    之所以精益研发不要瘦的(Lean)精益,要富饶的(Rich)精益,田锋的理由是在著名的微笑曲线中,研发和生产的位置不同,特征明显相异。

    生产特征要不断重复、遵循次序、避免变异、具有刚性起止点。而研发特征是拒绝重复、不遵循次序、鼓励创新、具有柔性起止点。

    生产过程是一种不断重复的活动,任何多余环节都意味着巨大浪费和风险。因此,生产过程总是千方百计消除多余环节。

    然而研发恰好相反,研发过程拒绝重复,因为重复不会带来价值,带来价值是的恰恰是新的尝试,新的价值孕育在新的尝试里。

“精益”之正解

    田锋指出:对于生产,“精”代表两个含义:一是精炼,保证生产活动尽量简约;二是精确,按需生产,按照市场的供需状况排产,减少因库存、过期、失效而导致的成本;生产之“益”代表效益,通过消除浪费和降低成本来提高效益。

    对于研发,“精”也代表两个含义:一是精良,保证研发过程与手段的创新,追求产品的最优化和高质量;二是精准,按需研发,按照用户需求设计产品,不要闭门造车。研发之“益”也代表效益,但与生产不同的是,它通过提高产品附加值来提高效益。

精益之辩正当时

    企业在当前全球化的大背景下,正面临着日益激烈的竞争形势,对企业进行精益改革已成为一个发展趋势。产业升级首推研发创新。研发要精益化,又何为其精髓?有此一辩可谓及时。毕竟理越辩越明,道越论越清嘛!

    成本降低总有底线,而提升价值,空间则大得多。所以,精益研发相对于精益生产来说,具有更大的空间提升企业竞争力。产品研发,创新驱动是核心,成本控制次之。

    不久前一则新闻引起笔者的注意,传统的驰名品牌“大白兔”奶糖,重金请来法国设计师做奶糖包装设计,新包装的奶糖在品质上和从前别无二致,价格却暴涨数倍。然而,令人侧目的是新品在市场上销量猛增,几近脱销。有消费者把新版“大白兔”奶糖当一种文化产品消费,而不是简单的糖果了。

    虽然包装设计和复杂产品的精益研发,可谓小巫见大巫,不可同日而语,但这也确实印证了精益研发的第一要义不是为了省钱,而是为了创造更大的价值,尤其是商业价值。

    精益生产之“瘦”不能盖精益研发之”富“,精益之法是真理还是谬误,还要看前提条件是什么。精益界呼唤新的丰碑。企业做好精益研发,精益之“益”,必将发挥到极致。